萝卜and白菜and轮九

三个臭皮匠 臭死诸葛亮
沙雕写手 脑洞画手 鬼畜剪刀手
学生党 不定期产出
有事请私信(不一定谁回😂)
大部分时间萝卜在线(那个写手)
少部分时间轮九在线(那个画手)
白菜几乎不在线(那个剪刀手)

【叉泽联文】彩礼(第五棒)

这棒是 @黎明。 写的,但她有点事,让我代发

  这件事导致最直接的后果是有一天出任务的时候两个人拌嘴,Zemo擦了把脸.上的汗给了Rumlow-脚,压低声音自认为气势汹汹的说:"脸给你划烂”
 
  而Rumlow压根儿没反应,目不转睛盯着前方没过脑子一般迅速回了一句:"腰给你操断”

没错!没了!惊不惊喜,刺不刺激,意不意外!
我举报黎明偷懒QAQ
下一棒接好啦 @乔乔乔二二
加油!

【叉泽联文】彩礼(第一章)


#abo设定,前期泽莫装a#
#性感泽莫在线掉马#
这个是章余鸽出版社给泥石流出版社的彩礼~
那泥石流出版社什么时候能有嫁妆呢(期待)

 

  蓝色的天,灰色的地,地上跑着两个人。
 
  “我只是个吃瓜群众啊喂!”
 
  “信了你的邪才鬼了,给老子站住!”泽莫追的上气不接下气。
 
  “为什么追我!”小伙子倒是固执的很。
 
  难道我还能要你的急支糖浆不成。泽莫在心里暗暗吐槽,单脚蹬地纵身一跃,在空中划过一条靓丽的弧线,完美的把小偷压到地上的同时顺便惊动了一排电瓶车,满天飘着吱哇的报警器声。
 
  “真不是我偷的!疼疼疼你赶紧松开!”
 
  “编,接着编。”泽莫翻了个白眼,“啧啧啧,偷东西加上袭警,少说得拘留两个月。”
 
  “能保释吗?我可以交保释金!”
  “不可以哦。”
 
  小警察晃了晃手铐,满脸幸灾乐祸。
 
  把已经是一堆废铁的电瓶车还给体育场路的老万,泽莫一路狂奔回局里,推门就冲进了局长办公室。
 
  “我泽莫,就算死在这,从这跳下去,也不会再听信施密特的鬼话。”泽莫愤愤的跟监控室的老大爷佐拉说。
 
  “泽莫啊。”施密特笑的让人毛骨悚然,“最近局里有个案子……有没有兴趣……接手一下?”
 
  “你先把假期还我。”
 
  “办完这个案子一定还!”施密特信誓旦旦的说,“而且这个案子你不是也一直很感兴趣吗。”
 
  “让我想想是哪个案子……皇后区自行车失窃案?外星人入侵案?还是……金门大桥挂人案?”
 
  “都不是。”施密特邪魅一笑,看的泽莫一阵恶寒,“是快递公司贩毒案。”
 
  “哦,没意思,我要休假。”泽莫起身就往外走
 
  “别介,你的任务就跟休假没啥两样。”施密特一把薅住泽莫的袖子,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哭诉,“真的!待遇特好!你的任务就是在快递公司附近租个房子,然后看着点有没有可疑的人,可轻松了!”
 
  泽莫了看自己糊满鼻涕的袖口,强忍住想要把施密特扇出去的冲动,“松手!老子盼了四个月的休假!”
 
  “你要是不接这个案子我就不给假!”
 
  泽莫仰天长叹:真香。
 
  “信你一回,单独行动还是组合?”
  “当然组合行动啊!”
  “任务内容?”
  “和朗姆洛假扮情侣,监视灭霸物流公司。”
 
  泽莫徒手捏碎了茶杯。
 
  “别人不知道我是omega好吗!我不能和别人组队,第二性别要是暴露了谁咱俩也没有好果子吃!”
 
  “难道局里还有更合适的人选吗?你难道想让皮尔斯那种人和朗姆洛组队? 谁家两个A谈恋爱!”
 
  好吧,为了假期,拼了。
 
  “首先,你需要把快递公司旁边的随便一家店盘下来。”施密特开始了他的教学。
 
  “可以报销吗?盘一个店很贵的。”
  “不可以哦。”
 
  妈的,为了假期,忍了。
 
  “然后,你现在应该领着朗姆洛,像一对热恋中的情侣一样去看房子。”
 
  “……你难道不知道我和朗姆洛互相看对方不顺眼?”
 
  “我知道,但是那样你俩的眼神会很有激情,碰撞出火花那种感觉你懂吗!”
 
  泽莫!想想你的假期!忍住!不要打人!
 
  “接下来呢?”泽莫故作镇定的喝了口水。
 
  “和朗姆洛来场淋漓尽致的床上运动,打消他们的怀疑。”
 
  泽莫终于不负众望的喷了施密特一脸。
 
  “两万,不能再多了。”泽莫拿出了他最拿手的冰冷眼神。
 
  “两万三。我这店可是精装小洋房啊,你瞅瞅,还有二楼可供居住,冬暖夏凉啊……”店主一脸痛心疾首的拍了拍吧台。
 
  “咣当。”
 
  橱柜掉下来把吧台砸了个稀巴烂。
 
  “我这……都是实木家具,装修的不好而已!两万三绝对超值!”店主的完美待客笑容有一丝要崩溃的趋势。
 
  “两万一,我们就要。”朗姆洛低沉的声音横插进来,“如果你要是不买……”
 
  “……”店主的表情抽搐了一下,“卖就卖呗,谁怕谁!”
 
  “啧,跑的真快,怕我们反悔还是咋的。”泽莫搬了个小凳坐在门口,望着店主跑走的背影点了根烟,又转头问朗姆洛,“施密特那老不死的跟你说什么了?他可没跟我说什么任务,就让我好好开店,当度假了。”
 
  “没什么任务。”朗姆洛掏出烟叼住,“但是他让我在第一晚跟你进行某些床上运动,说是为了打消嫌疑。”
 
  “……说的好像你见过两个Alpha做床上运动似的,我闻着你身上的火药味都快吐了。”泽莫略心虚的抱紧了背包,把抑制剂又藏了藏。
 
  “少说废话,开店你做饭还是我做饭?”
  “你做,我负责收钱。”
  “……别想诓我做饭!一会一人做一盘,看看哪个好吃再决定。”
 
  泽莫站在厨房门口,看着朗姆洛在狭小的厨房里忙来忙去。小空间里烟雾缭绕,乳白的水汽和朗姆洛黑色的头发缠绕在一起。朗姆洛的脸映着红色的火光,一些汗珠从腮边滑落……
 
  哦,没有美队性感。
 
  泽莫啊你这么冷漠朗姆洛知道吗?
 
  朗姆洛做的菜倒是很有卖相,看着就令人食指大动。
 
  泽莫蓦然想起朗姆洛做菜的专注神情,鼻子顿时一酸。

  “怎么样,好吃吗?”朗姆洛一脸期待。
 
  “……醋放多了。”泽莫泪流满面。


来吧下一个小宝贝!接下来的剧情走向就看你了! @鬼家有只狐狸。
 
 

【章余鸽出版社】联文通知


另占tag致歉
章余鸽出版社开业啦!
这个出版社十分神奇的有两个社长
我是社长之一,另一个是 @黎明。
还有一堆可爱的社员
隔壁泥石流出版社的太太们点名要车
考虑到群里还有羞涩的未成年
不可能全是车,会有剧情
打算联一篇叉泽,想看什么在评论里点!(豪言壮语)
至于什么时候写……可能会咕咕咕(抬头看出版社名)
敬请期待

【微锤基】洛基的第一件披风


#两兄弟的妈妈真是好人,那么爱洛基#
#部分来源于我的语文作业(五三)#
#微锤基(真的微)#
#ooc我的锅,轻喷#

 
  有些物品被我们珍藏着,成为我们生命中的一部分,并不是因为它们多稀奇珍贵,而是因为其中融入了我们太多的情感。比如一支钢笔,一本书,一枚发卡,等等。

 
  洛基珍藏的是一件披风。
 

  洛基十二岁正式开始接受训练,是在他的家乡阿斯加德,那是个万人朝拜的神域,有着辉煌的金殿和静谧的河流。王储的位子尊贵的很,王子们十多岁就要练习各种战斗的技能。
 

  小时候的洛基安静又文弱,对训练场里拳打脚踢的训练方式难免有些不适应。小索尔对他说:“不用担心,我早就告诉妈妈,给你也做一件新披风。穿上它,你就和我一样厉害啦!”
 

  小洛基知道这件事对哥哥的重要性,他就不再说什么了,跟随哥哥走进了肃杀的训练场。
 

  弗丽嘉按照大儿子的要求,用了上好的魔法布料,做了一件披风。暗绿色的缎面,精致的搭扣,看上去非常讲究。她怕文静的小儿子受伤,把披风做的又软又厚实。小洛基拥着披风,就闻到了新布料的气息,还有绸缎的香气。
 

  等到小儿子转而练习魔法后,弗丽嘉就很细心地收起披风,把它保存在厚重的木箱里。魔法布料娇贵,遇到好天气,她总要把披风放在阳光下晾晒一阵,她不想让自己的小儿子披着起皱的披风。
 

  洛基被关在地牢里的第二年,弗丽嘉和奥丁爆发了一次争吵。奥丁要收回洛基的神格和战袍,包括那件得到了弗丽嘉祝福的披风。她护着那件暗绿的披风,抱在怀里,低声吟唱着耗费精神力的咒语,整整吟唱了六个小时。索尔试图帮她接过披风,她却不肯松手。
 

  书上的乌鸦飞了又去,去了又回,一晃五六年过去了,洛基始终没走出过地牢。一个夏天的晚上,弗丽嘉突然告诉索尔,她想洛基了。索尔说:“这好办,你去地牢看看他吧。”
 

  弗丽嘉很快回到了寝宫。她沉默的看着那件暗绿的披风,闭上眼睛,任由布料摩擦着皮肤。她捂住脸,小声的哭泣。
 

  洛基离开地牢时,弗丽嘉已化为了天上的星星。在她生命最后的日子里,索尔一直守候在她身边。母亲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照顾好你弟弟,他缺失了太多的爱。”
 

  洛基终究没是有赶上母亲的葬礼,索尔安排了母亲的后事。索尔把母亲叮嘱的细节,详细的告诉了洛基。他说:“母亲说,要是你以后回来,放心的用那件披风,还新着呢。”
 

  很久很久以后,洛基把披风带回了他的故乡。尽管现在他和哥哥一起管理着阿斯加德,再也不用打仗。但他还是经常在阳光充足的时候,把披风晒一晒。有时候他也陪伴着披风,坐在温暖的阳光里,想一些久远的事情。想到愧疚处,他就把自己的脸埋在披风里,静静的流泪。
 

  披风因为吃足了阳光,披在他身上,就像母亲的怀抱一样。

 

  碎碎念:
  弗丽嘉把洛基当亲生儿子
  就像洛基把弗丽嘉当做亲生母亲那样
 

【叉泽】论如何科学装B(第二章)


#ABO设定#
#依旧沙雕系列#
#火药味总裁叉叔×波本酒味助理泽莫#
#ooc我的锅,轻喷#

【2】

  最近,公司发生了一件惊天大案。
 

  有人在上班时间
  喝酒!
 

  还是那种贼啦贵的那种BOOKER'S酒!
 

  为了给义愤填膺的男同胞们一个交代,朗姆洛决定彻查此事。
 

  诸位男同事:mmp,我们无产阶级中出了一个叛徒
 

  经排查,全公司上下只有两人符合犯罪条件:
 

  1号嫌疑人:洛基
  原因:洛基为阿斯加德娱乐公司第二继承人,月入百万,收入丰厚,只有他买得起BOOKER'S酒。
 

  2号嫌疑人:泽莫
  原因:酒香是他身上的
 

  emmmm,似乎1号嫌疑人犯罪可能性大些?

 
  “朗姆洛!你要是再在屋里喝酒我就辞职!”洛基揪着朗姆洛的耳朵怒吼。
 

  好了,1号嫌疑人排除,接下来盘问2号嫌疑人。
 

  “泽莫啊,”朗姆洛小心翼翼地凑近正在整理名单的泽莫,“你最近……有没有闻到什么酒香?”
 

  泽莫的身体僵了一下,但很快又继续做着手边的事,“闻到了,还以为是你在办公室偷偷喝酒。”
 

  “可是酒香是你身上的诶。”
  “……你闻错了。”
 

  朗姆洛再一次怀疑自己的嗅觉出了问题。
 

  不对啊……朗姆洛灵光一闪,继续打量着泽莫,眼睛里闪烁诡异的光,盯的泽莫心里发毛。
 

  泽莫叹了一口气,转过身子:“朗姆洛,你再盯下去我估计会和洛基一起辞职。”
 

  “等一下”朗姆洛似乎发现了问题所在,“你脖子后边贴的什么?”
  “万通筋骨贴,专治颈椎病,要不要来一贴?”
  “……不了不了,谢谢你的好意。”
 

  于是这件诡异的案子就这么草草结束了,然鹅男同胞们觉得没有得到公正的待遇,纷纷摩拳擦掌准备起义。
 

  男同胞们:总裁经理宁有种乎!
  朗姆洛:让我看看是哪些个小可爱要起义?
  男同胞们:……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啊。
 

  然而群众的力量是强大的,在接到第N张血书后,朗姆洛不得不屈服于群众的淫威。
 

  我把他们的公文包翻一下,拍几张照片证明一下,这事不就过去了。
 

  今天的朗姆洛也很颓废呢。
 

  “文件……钢笔……笔记……”朗姆洛趁着午休在洛基的公文包里翻着,“霸王洗发水……避孕套!?”
 

  woc大佬,惹不起惹不起

 

  下一位!
 

  妈耶,这有什么可翻的。朗姆洛对泽莫的破公文包颇为嫌弃。
 

  “让我看看……文件,钢笔……”朗姆洛觉得泽莫的公文包才像一个正常白领,“笔记……报表……没了?”
 

  居然什么违规的东西都没有,真是个好孩子呢
 

  朗姆洛喜滋滋的起身就走,结果风骚的衣角挂到了凳子上,脆弱的凳子磕到了桌子上,粗糙的桌子碰到了衣架上,小巧的衣架掉在了地上。
 

  first blood,泽莫的公文包壮烈的掉到了地上。
 

  我的天你掉就掉了不要搞出那么大响动啊喂!朗姆洛惊恐的把散落一地的文件整理起来,暗暗祈祷泽莫不要发现。
 

  等一下……那是什么?
 

  灰色的大理石地板上,静静躺着一个药瓶,白的刺眼。
 

  朗姆洛愣住了。
  那是一瓶omega抑制剂。
 

【叉泽】论如何科学装B(第一章)


#ABO设定#
#依旧沙雕系列#
#火药味总裁叉叔×BOOKER'S酒味助理泽莫#
#ooc我的锅,轻喷#

【1】
 
  朗姆洛从未觉得舆论的力量那么强大。
 

  “观众朋友们,晚上好,今天是8012年7月62日,星期八,欢迎收看新闻联播节目,首先向您介绍这次节目的主要内容:‘九头蛇工业旗下科技公司宣布将招聘第二位总裁助理,百年老厂神盾局工业公然率先发推表示不满,遭到九头蛇牌生发水忠实用户在线撕逼,两大工业集团首次开战,众CEO于布鲁克林当街battle,吸引众多路人围观,其中布鲁克林民警独占大头,幻红食品店折扣新品红枣卤蛋或成最大赢家……’”
 

  求求你们了!救救孩子!朗姆洛一把摔了遥控器,绝望的捂住了脸。
 

  诚然,朗姆洛作为新上任的总裁,拥有一个甚至多个助理是肯定的。但是作为一个是Alpha的公众人物,而助理是个omega就……不是那么说的过去了。毕竟在别人眼里,omega总是胆小且柔弱的,助理的角色多数是不受信息素影响的beta。
 

  尽管这个omega一点也不胆小且柔弱。
 

  “朗姆洛,看到你桌子上那一打报表了吗?五分钟内签完字!”洛基踩着一双锃亮的雕花皮鞋冲进总裁办公室,“这是这个月的财务报表,检查完之后上交总部。”
 

  “所以,这就是你让我五分钟内检查完这一打并且签完字的理由?”朗姆洛盯着面前堆得比台灯还高的报表目瞪口呆,“而且光买一次性纸杯你们就花了三百?”
 

  “这只是平常的消耗而已。”
  “……你们是吃纸杯吗?”
  “……”
  “这是什么?你自己买布丁也要公司报销吗?”
  “别废话,快签!”
 

  朗姆洛痛苦的掏出他饱经风霜的钢笔,一边签字一边在内心狠狠谴责这些烧钱的家伙。妈的,再这么下去公司吃枣药丸。
 

  啊,感觉这残酷的世界没什么可留恋的,再签下去他估计连朗姆洛这个词都不会写了。

 
  “提醒你一句,下午两点新助理来面试。”

  
  啊,朗姆洛突然觉得世界又变得美好了呢。
 

  经历了度秒如年的上午,朗姆洛终于死撑到了下午两点。
 

  胡子拉碴的大叔撑着头,和对面的年轻男人大眼瞪小眼。

 

  “您好,我们不雇用童工。”
 

  “……我成年了。”
 

  朗姆洛挑了挑眉,翻看着简历。
 

  “你叫泽莫对吧。”
  “对。”
  “毕业于肯塔基大学经济系……八年前?”
  “对。”
 

  朗姆洛不禁抬头又抬头打量着泽莫。乖乖,看看这小脸,看看这黑框眼镜,说他是个高中生都会有人信。朗姆洛摸了摸下巴上的胡茬……真切感受到了时间的不公。
 

  “第二性别……是个beta?”
 

  泽莫微微垂下头,软软的栗色头发散落在额头上“对。”
 

  啧啧啧,居然不是个omega。朗姆洛一脸惋惜。
 

  “请问,我通过面试了吗?”
 

  “啊……通过了通过了,明天就可以来上班了。”朗姆洛慌忙回过神,有些心虚。
 

  “那就谢谢您了。”泽莫起身离开。“
 

  空气中似乎涌动着一丝BOOKER'S酒香。
 

  洛基推门进来,吸了吸鼻子:“朗姆洛,胆子够大的啊,上班时间喝酒?”
 

  朗姆洛一脸懵逼:“我不是,我没有,你可别瞎说啊。”
 

  洛基:“也对,你不可能买这么贵的酒。”
  朗姆洛:“……”

 
 

 
  至于为什么要给泽莫聚聚安排个波本酒味……
  因为波本酒贵啊(; ̄ェ ̄)

 

【叉泽】九头蛇驾校欢迎您!(一发完)


#驾校老师叉×驾校学生泽#
#叉叔切开黑,泽莫纯良小白兔#
#沙雕脑洞系列(主治医生有讲究哦)#
#ooc,轻喷#

 

  上天入地,无所不能,除了生孩子和开车什么都会的泽莫聚聚要去学车了。
 

  如果你要问是什么原因,他大概会说:“这是为了增强个人能力,让自己增加一项有用的生活技能……balabalabala(以下省略两千字)”
 

  噫,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其实罪恶的根源来自一次八竿子和学车打不着的社交晚会。
 

  “你根本想象不到那有多热!我的天公交车上没有空调我的天我从五岁就不挤公交车了但现在我必须天天挤公交我的天……”泽莫试图通过描述让自己的新朋友忽略掉自己不会开车的这个重点。“所以,你不会开车?”巴基挑了挑眉毛,准确无误的直击对方要害。“我只是没时间学。”泽莫万般委屈的试图挽回自己万能的形象。“好吧,我知道一个驾校,我以前在那里工作过。”巴基顺手给泽莫拿了份报纸,“报纸上面有他们的广告,你可以去看一看。”
 

  泽莫将一份报纸翻来覆去看了七八遍,终于发现报纸边缘有一条面积不足五平方厘米的版块:九头蛇驾校欢迎您!三个月包教包会,不会不要钱!“这什么啊……八爪鱼?”泽莫看着微缩的黑底红花图案,长叹一声,整个人彻底瘫在了沙发里。
 

  所以……现在的情况是?
 

  泽莫站在传说中的“豪华停车场”前,表情略抽搐的看着眼前的酷似人类的大红枣。
 

  “泽莫先生!欢迎来到九头蛇驾校!我们驾校环境优雅,风格高贵,是您选择学车的好地方,我们还有两位导师,他们……balabalabala”“车呢?”泽莫打断了他的絮絮叨叨。“嘿嘿嘿,在这边。”红枣先生一边讪讪的笑,一边领着泽莫向后院走。然后,映入眼帘的,是一辆高贵华丽的……面包车。尽管车身擦洗的很干净,但是……瞎子才会看不见破碎的后视镜。
 

  泽莫觉得自己的生命受到了威胁。

 
  经验告诉我们,梦想总是和现实相反,谁死谁活……emmmm,不一定啊不一定。
 

  “很好,你可以按照我刚刚教你的,挂倒挡,然后轻踩油门……”
 

  泽莫:哦
 

  王牌导师A,卒,享年……不知道,死于泽莫不会挂倒挡。
 

  “现在可以了,松开刹车,然后去踩离合。”
 
 
  泽莫:哦
 
 
  王牌导师B,卒,享年……不知道,死于泽莫分不清离合和油门。
 

  感到组织吃枣药丸的施密特跑去了员工宿舍揪着朗姆洛的耳朵大喊:“巴基跳槽去了隔壁神盾局驾校,九头蛇就剩你一个精英了啊!值此国难之际,你应该担当起责任……”“我不去!”朗姆洛打断他的话,吼的撕心裂肺,“我还年轻,我不想死!”“可你一定得去啊!你知道规矩……”施密特死守着宿舍门,表情沉痛的说,“教不会,不收费啊!”

  朗姆洛:看着没钱维修导致天花板掉渣的员工宿舍瑟瑟发抖
 

  “诶,你和那两个老师不一样,他俩都不坐我的车。”泽莫侧过头,饶有兴趣的打量着朗姆洛,“你不害怕坐我开的车?”

  不怕……个鬼哦!当然怕!你说不怕死试试?朗姆洛在心里恶狠狠的把施密特诅咒了五百遍,擦了擦冷汗,勉强微笑着继续故弄玄虚:“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妈耶,字里行间都是对生的渴望。
 

  “好了,现在你可以轻踩油门来提速……”朗姆洛在副驾驶坐得提心吊胆。
 

  泽莫:哦
 

  “啊啊啊啊是轻踩油门不是重踩!”朗姆洛看着泽莫一脚油门踩到底,真正体会到了什么是深切的绝望。而泽莫已经懵掉了,微张着嘴,整个人显得呆若木鸡。

 
  “笨蛋!踩刹车!”
 

  “刹车是哪个啊?”
 

  “……”
 

  好吧,就当这辈子最后一次做好人好事了。朗姆洛认命的翻了个白眼。在猛烈的冲撞到来前,俯下身,把泽莫护了个严严实实。
 

  得亏老子命大!发现自己没有在天堂醒来的朗姆洛得意忘形,试图在病床上扭来扭去,却被施密特摁住了。
 

  “别乱动!我告诉你啊,这次算工伤。你要是自己再作出病来,自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傻了吧,老子有五险一金!”
 

  “五险一金?上个星期我让左拉给你退了,太费钱。”
 

  “……”
 

  论有一个沙雕上司的危害。
 

  “我生活就TM是个杯具。”朗姆洛跟新朋友史蒂夫聊着天,“工伤还得自费,有没有天理了!”“language!”史蒂夫微微皱了皱眉,表达了他对脏话的不满。“得,就知道你没有什么办法。”朗姆洛默默无语的给自己换了药。“那个叫泽莫的……他有来看你吗?”史蒂夫突然问道。“有啊,他天天给我送饭。”朗姆洛喜滋滋的回忆大餐,“哎呀,那个菜啊,是真的香,汤也鲜,简直是人间美味。”

  等一下……朗姆洛突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
 

  朗姆洛:我有个大胆的想法不知当讲不当讲
  史蒂夫:不当讲不当讲,把你的想法憋回去
 

  两个星期后
 

  当泽莫站在他病床前时,朗姆洛的内心突然生出了一丝不详的预感:“我……我这两个星期给你送饭,就是看在你救了我的份上报答一下你。”泽莫明明心虚的很,却还是嘴上不饶人,“等明天你出院了,就互相当不认识好了。”
 

  那一天,朗姆洛惊恐的回起了那些年被员工食堂的铁板鱿鱼须折磨的恐惧。

 
  第二天复查时
  朗姆洛:医生,你能帮我个忙吗
  斯特兰奇医生:您说,我尽量帮助您
  朗姆洛:你能打断我的腿吗?
  斯特兰奇医生:……需要我帮您转到精神科吗???
 

  好吧,功夫不负有心人。朗姆洛得意洋洋的看着脚踝上缠着的纱布。没吃过猪肉,还没看见过猪跑啊?大不了自己装病就是了!
 

  “什么!你又要住院!”泽莫目瞪口呆。“前两天下地的时候脚踝恶性挫伤”朗姆洛故作忧愁的说,“怕是要再住几个星期了。”“那你……吃盒饭?”“算了,盒饭太贵。”朗姆洛窃笑着实打着心里的小算盘,“麻烦你每天做饭了。”
 

  但是朗姆洛没想到,这个诓饭计划暴露的这么快。
 

  我只不过是想要下地溜达溜达啊喂!天知道为什么泽莫会在这个时候来,我在床上躺的都要长毛了!朗姆洛的内心泪流满面。
 

  “喂!你别跑!”朗姆洛也不管什么装不装病的事了,趿拉着拖鞋就往外追,总算在大门口截住了气呼呼的泽莫。
 

  “你说!你是不是就为了免费蹭饭!”泽莫气鼓鼓的,活像只被抢了食的小仓鼠,“快点坦白!”“好吧好吧我全部坦白”朗姆洛被他吼的惊心肉跳,“我承认,我一开始是想蹭饭。”
 

  泽莫的眼圈瞬间就红了。
 

  “别哭啊!”朗姆洛有点茫然,手足无措的想要为泽莫擦去眼泪,“既然计划A暴露了,还有计划B……”“你居然还准备了计划B!!!”泽莫这回是彻底炸毛了,转身就要往门外走。
 

  既然文的不行,那就来武的喽。
 

  朗姆洛一把抓住泽莫,身高差让泽莫不偏不倚的摔进了朗姆洛的怀里。泽莫想挣开他,谁知朗姆洛越搂越紧。他刚想破口大骂,却被一个轻柔的吻堵住了嘴。
 

  “既然让你在医院给我送饭的计划A暴露了,当然就只好施行带你回家给我做饭的计划B了呀。”

【群宣】叉泽后援协会根据地(闲聊群)

  群号:835518722
  表面训练有素实际非常不正经的群
  欢迎叉泽同好来交流脑洞~
  宗旨大概是聚众搞事情?emmmm
  ‌为了正义,为了发扬光大北极圈,为了 勾搭太太
  不要担忧!勇敢的加入我们吧!(十分中二)

【叉泽/盾冬】因两封情书引起的血案


#一发完系列#
#基本真人真事改编#
#ooc我的锅,轻喷#
#今天欺负阿毛了吗?#

  朗姆洛决定要向巴基表白。
 
  朗姆洛喜欢巴基不是一天两天了,人家长情的很,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把巴基照顾的无微不至,每天都追在巴基后头当贴身保姆,成功的成为了班级里巴基最好的兄弟。
 
  然而生活总会在你最得意的时候杀出来,给你来个十分突然的大嘴巴子。
 
  就在朗姆洛觉得马上就要能把巴基追到手时,他家冬儿的发小出现了,靓丽的金发像是要闪瞎他的眼,壮观的胸肌像是要夹爆他的头。
 
  哦,万恶的金发大胸。
 
  事情开始于一周前的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中午,朗姆洛十分熟练的带着巴基翻墙逃课,目标是附近的一个游乐场。当朗姆洛举着两个李子味冰激凌艰难的挤过人群时,他猛然发现一个金发大胸汉子走向了他家冬儿。
 
  妈耶,这可不妙。
 
  紧接着他又眼看着巴基一脸惊喜,脸颊上的绯红一路蔓延到了耳尖。
 
  朗姆洛同学紧张的快要把冰激凌捏爆了。
 
  接着,那个大汉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紧紧的抱住了巴基。
 
  这还能忍?朗姆洛一个箭步冲到相拥的两人身边,手一松,手里的冰激凌甩了那个金发大胸一脸。

  透心凉,心飞扬。

  大汉名唤史蒂夫,非凡人也。据其发小巴基讲述,此人从小营养不良,瘦弱异常,然而在美术方面天赋异禀,年仅十四就跳级,考进了布鲁克林美术学院高中部。而他一上高中,突然就像变异了似的,个子拔高了,身子也壮了,搞得在游乐场那次见面,巴基差点没认出来他。
 
  朗姆洛转着手中的笔,恶狠狠的盯着前排的巴基和史蒂夫。“来进修文化课?真是让人笑话!”阴阳怪气的语调,酸的大概能让两斤酸奶发酵。
 
  朗姆洛啐了一口,转过头来,只见同桌泽莫双脸泛红,也盯着前面那个金发的背影看。“泽莫!”朗姆洛表示难以置信,“你难道喜欢那个金发大胸吗?”

  泽莫颇嫌弃的瞟了一眼朗姆洛的胸肌。“至少比你大。”然后继续犯着花痴。

  言简意赅,主题明确,真不愧是语文课代表。

  朗姆洛用手肘怼了怼泽莫,侧过身子小声问道:“你不是喜欢那个傻大个吗,你帮我追巴基,我帮你追史蒂夫,两全其美,怎样?”泽莫瞟了一眼朗姆洛,抬了抬下巴。“你快说,答不答应!”朗姆洛有些急了,然而泽莫还是只瞟了一眼朗姆洛,表情倒是显得焦急。这个表情……朗姆洛思索了一下,突然感到身后阴风阵阵。他有些僵硬的缓缓回头……果然,寇森老师就在身后。

  “朗姆洛!你给我到外面站着去!”寇森老师的怒吼响彻云霄。

  怎么表白?表白太直接怕把人吓跑了,间接暗示又怕不明白,这种情况下,情书当然是首选,至于写情书,当然要选文笔好的,于是写情书的重任就落在了泽莫身上。

  “怎么写你还要问我!是你要和巴基表白,不是我!”毫无恋爱经验的泽莫表示头疼。“你可以用‘亲爱的冬儿’开头。”朗姆洛依旧沉浸在他家冬儿的美貌中。“真是矫揉造作,那给史蒂夫的情书就归你写了,”泽莫沉默了一阵后又继续低下头创作,“你可以这样写:‘我爱死了你蓝中带绿的眼睛,它简直是上天赐给凡人的礼物’”“恶不恶心啊!”朗姆洛一想到要给那位金发大胸写情书,就浑身一阵恶寒。

  写好了情书,各自装在信封里,就等送出去了。信使的角色谁来当?最合适的当然是阿毛同学。

  “我很后悔因为仅仅两个月的冰棍就放弃了我的双眼,真的,尽管因为我的肤色,我在夏天没有冰棍就会很难熬。”接受国际爱眼日采访的阿毛同学捂着眼睛满脸绝望。

  然而事情并没有向朗姆洛以为的那样发展,巴基和史蒂夫依旧形影不离,甚至上厕所都要搭伙。看的两人十分痛心。

  “情书为什么没起作用啊?”泽莫翻着语文书,喃喃自语。“我昨天去问了巴基,他拒绝我了。”朗姆洛盯着泽莫,“他说他已经和史蒂夫在一起了。”朗姆洛听着泽莫絮絮叨叨的抱怨,突然就有些幸灾乐祸。

  “你说为什么好白菜都让猪拱了呢?”

  “……”

  “你说我为什么就不能脱单呢?”

  “……”

  “你说咱俩为啥这么惨呢?”

  “……”

  “咱俩凑合凑合过得了。”

  “行。”

入坑了这么久,一直白嫖良心不安,第一篇党费敬上。(瑟瑟发抖)灵感来源于我的两个沙雕前桌,几乎完全真人真事,我扮演的是阿毛的角色😂对话一部分是原话,脸红是真的,我当时在后座表面认真听课,实际已被闪瞎,看不见黑板了🙃

 

 

 

 

【生贺】轮九的祝福
#横屏警告#
  轮九和我最近都特别忙,忙到脚不沾地的地步😂
  但是不论怎么忙,当然要记得给本尼先生过生日
  42岁生日快乐!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大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