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and白菜and轮九

三个臭皮匠 臭死诸葛亮
沙雕写手 脑洞画手 鬼畜剪刀手
学生党 不定期产出
有事请私信(不一定谁回😂)
大部分时间萝卜在线(那个写手)
少部分时间轮九在线(那个画手)
白菜几乎不在线(那个剪刀手)

【感想】最好的布鲁克林小王子


#重刷美队三后的一些感想#
#私心盾冬tag#
#恕我拙笔,写不出他万分之一的美好#
#所有星辰都为你璀璨#

 
  James Buchanan Barnes
 

   很久以前,这个名字代表着神枪手,一个有资格在博物馆里出现的名字,一个在战争年代拼尽全力,牺牲自己来保护国家的英雄的名字
 

  詹姆斯 布坎南 巴恩斯
 
 
  这个名字在美队三里,是以“臭名昭著的九头蛇特工”的名义被提到的,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杀手,一个为了任务不择手段的冷酷特工
 
 
  但那都不是他
 

  真正的巴基,是帅气的,微笑着的,有正义感的,保护弱小的勇士
 

  他会在祖国危难时踊跃参军保家卫国,会在还是豆芽的史蒂夫“伸张正义”时帮助他,也会安慰最好的朋友“I'm always on your side ”
 

  他是史蒂夫最好的朋友,他是全美国最好的狙击手
 

  他是那个最好,最好的布鲁克林小王子啊
 

  索科维亚事件发生时,他还在市场挑选李子,脸上温和的笑容恍惚又让人觉得他回到了八十年前的布鲁克林。穿着军装的少年骄傲而张扬,肆意挥洒着青春活力
 

  他只是想普通的,平凡的过完一生而已,而命运总是和他开各种各样过分的玩笑
 

  美队阻止他时,他说:“我不想杀任何人。”
 

  托尼质问他时,他说:“我记得他们所有人。”
 

  这真的,真的,很让人难过
 

  一个本性善良的大男孩,被当成杀人机器,却从不忘记自己的内心。已经够了,他真的不想再杀人了,任何人
 

  没人知道,他刚恢复意识时的巨大自责;没人知道,他每天都被愧疚淹没;没人知道,他带着九头蛇赋予他的罪恶标签,艰难的生活;没人知道,他内心渴望的彻底解脱
 

  我把他的故事说给一旁剥花生的奶奶听时,奶奶只是叹息:“苦命人啊。”
 

  奶奶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她相信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是不是时间倒回他跌落悬崖的那天,史蒂夫就能抓住他的手?是不是火车栏杆再结实一些,史蒂夫就能抓住他的手?是不是火车颠簸的再轻一些,史蒂夫就能抓住他的手?

  
  如果时间倒流,一切还会发生
 

  因为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而他的命太苦,太苦了,苦涩的几乎无法承受
 

  每当有人讨论冬兵这个名字时,我总是在心里呐喊:不,不是的,他不是冬兵
 

  请叫他巴基,那个可爱的布鲁克林小王子
 

  愿这个温柔的男孩能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

  
  愿你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2018.6.10
                                                            萝卜菌

【渣画】轮九的日常摸鱼

  大胆的用了班主任的办公桌当背景😂
  某位小可爱在评论里留言要看基妹~
  送给你!(●'◡'●)ノ❤
   @Ear依尒

【渣画】轮九的日常摸鱼
 
  emmmm这些都是以前的存货了
  没有小胡子的年轻版史传奇
  其他人都是豆豆眼只有锤哥是正常画风😂
  (特别好奇轮九到底听不听课😏)

祝高考考生加油

明天就要高考了对吧
祝各位学哥学姐考试顺利(●'◡'●)ノ❤
虽然高考这事离我还有个几年(•́ω•̀ ٥)

【渣画】轮九的日常摸鱼

  emmmm轮九天天不务正业
  我还得下课帮她讲题
  没法下楼玩了啊喂!(*꒦ິ⌓꒦ີ)

【渣画】会比心的至尊法师

  轮九每天不务正业啊……啧啧啧
  终于不是大长脸和比个屁股了😂😂😂
  私心小蛛配奇tag嘻嘻( ͡° ͜ʖ ͡°)✧

【复联全员向】乡村爱情(三)

#土味复联注意#
#没有大纲,写作随缘#
#如果不出意外……大概是个长篇?#
#自从把自己虐到了就再也不发刀了……伤肝#
#说好了这章有EC那么当然就有EC( ͡° ͜ʖ ͡°)✧#

【3】
  澄净的天空飘着小雪,一户户人家的烟囱升起袅袅炊烟,两种截然不同的白渐渐融合,生出些纯净的意味来。墙头枯黄的野草瑟缩着,在北风中战栗,铁栅栏上绑的一串串明黄的玉米棒子和通红的辣椒虽不值几个钱,却无端的让人感到温暖。
 

  眼前的三层洋房就是复联村的村委会。虽说是村委会,倒了像个小招待所,改革开放以前,村里收留的难民和孤儿都住在这儿。
 

  那边的史传奇还在头大的带着孩子,史打铁却悠哉悠哉的踱着方步进了村委会的门。出人意料的是,院子里只有村支书史蒂夫一个人。
 

  “嘿呦,是小铁呀,是来看小万的不?他搁里屋呢,外面冷啊,快进来快进来。”扫着院子的史蒂夫赶紧放下笤帚,跟史打铁打着招呼。
 
  这史蒂夫可算是老一辈复联村人了,从文革时期下乡在复联村插队,到现在当上了村支书,也有三十多年了。任职期间积极建设美丽乡村,不仅多次被评为先进村民,神盾县还给他发了不少奖杯奖状,他都当宝贝似的擦干干净净的放到玻璃柜子里供起来。别看别人说他倔,实际上史蒂夫骨子里善良的很。当年小一辈的村民和阿斯加德村因为合村的事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他首当其冲让出了自己的小四合院腾给老丁一家,自己搬进了当时还没改造好的村委会。直到现在,老丁家还欠他不少人情呢。
 
  尽管史蒂夫是个岁数不小的人了,体力倒是比村里的一些年轻人还要好,据说是建国前参加的游击队,现在和平年代了,却总是希望上前线,死犟死犟的,坚决不退役。后来找到了老伴巴基,再被史打铁这些孩子们一劝,可算是消停了两三年。每天骑着镇长尼克给他发的那辆上海永久牌自行车去村里的邮局买份报纸,回来泡缸红枣枸杞茶,和老伴巴基一起商量些“时局大事”顺带秀秀恩爱,小日子还过得挺滋润。
 
  史打铁倒是不寒暄,直奔主题:“听说老万把媳妇领回来了?搁哪呢,快让我瞅瞅,把把关。”“你可就别操心啦,人家小万媳妇贤惠着呢,一进屋就又是擦桌子又是刷碗,劝都劝不下来。”一想起这事史蒂夫还有点不好意思呢,人家来的第一天就把家务干了个齐,这成什么话!“小铁?”又是一个人从里屋走了出来,手里还端了盘刚洗好的李子,“来了就进来吧,外边冷。”
 
 
  这位有着一条金属义肢的男人就是巴基。虽说他不怎么说话,大部分时间只是沉默,但他和史蒂夫可谓是穿一条裤子长大,俩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战争年代和史蒂夫一起参了军,打枪那一打一个准,是队里的神枪手。后来执行任务的时候被九头蛇县的叛徒掳走了,为此史蒂夫还萎靡不振了好久。直到五年前二道岭地质变动,很多村庄的居民都逃荒到了复联村,史蒂夫在安排难民临时住处的时候发现了留着弃妇头的巴基。两人刚见面时史蒂夫那叫一个激动啊,上去就是一个熊抱,差点没把人勒死。
 
 
  等到焦头烂额的处理完难民,史蒂夫这才发现巴基没了左胳膊,急得他恨不得把自己左胳膊匀给他。巴基倒是镇静,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不过这副模样偏偏被史蒂夫理解成了委屈,二话不说去老万的焊接厂自掏腰包给巴基买了最贵的振金义肢。后来因为这事,他还被史打铁吐槽说滤镜该洗了,史蒂夫听了倒是憨憨的笑两声,表示自己并不知道滤镜是个啥,不过听上去貌似不能吃。
 

  进了里屋,就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坐在炕头,手里拿着个小铁环仔细的看,恨不得钻进去。
 

  “老万!”史打铁一声大喊,把老万吓了一大蹦:“铁哥!干啥呀那么大声,吓死我了。”“这玩意儿是给你媳妇的吧。”史打铁得意洋洋的斜了一眼老万,“你可啥事都瞒不过我。”“啧,我就知道瞒不过你!”老万有点愤愤的嘟囔着,不过脸上很快就又堆了笑,“这不和查尔斯处了这么久的对象,一直不好意思求婚。自己做了个小玩意,就当婚戒了,我过两天就求婚。”
 

  这老万本是叉男村的孤儿,从小被混混老肖养大。然而七岁那年老肖得了霍乱,死在了山沟里。从此他就在二道岭各个村流浪,讨点饭吃,还能勉强养活自己。复联村人天性善良,让当时还是小万的老万留在了复联村,史蒂夫更是热情的让他住进了村委会,当亲儿子似的养大。本来小万受了史蒂夫这么大恩情,挺不好意思的要帮史蒂夫种地,后来却被史蒂夫从地里揪出来,送进了希望小学,误打误撞和史打铁成了好哥们,俩人天天上窜下跳,隔三差五被找一次家长,今天偷了蚁人叔家的鸡,明天薅了村口大黄狗的毛,折腾的全村上下不得安宁。
 

  小万倒是不辜负史蒂夫的希望,努力学习了好些年,也上了大学。毕业后用仅有的两千块钱拼了三年,居然开了一家属于自己的钢铁加工厂,现在和史打铁的打铁厂合作,生意那是蒸蒸日上。只是他这人心气稍微有点燥,脾气有点暴,性格继承了史蒂夫,犟的要死,审美倒是蛮奇特,偏偏独爱紫红色。努力打拼的那三年欠了点风流债,莫名奇妙的就多了一双儿女,奶爸新上任,一天天忙的天天脚不沾地,在城里看了好几家幼儿园,没有一家满意。只能先回村,把孩子送到希望小学,托老师辛苦些,帮忙看着点孩子。日子一晃过去,他一双儿女就四岁半了,过了年都五岁了。

 
“查尔斯!”史打铁瞪圆了眼睛,重复了一遍,“是不是那个希望小学的新老师查尔斯!”“对啊,就是他。”老万低了头,有些心虚。“查尔斯?”边上的巴基探出头“他是谁?”







我真不是故意拖更。
我要请个小假,要期末考试了。(*꒦ິ⌓꒦ີ)
相信我!我考完试立马就更!
到假期就好了,我甚至可以日更。(●'◡'●)ノ❤
为了大家,睡眠不足算个啥!( ̄y▽ ̄)~*

 

 

 
 
 
 
 

请假条

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拖更的!真的!
我以后一定尽量逮空就更!真的!
我只是需要闭关学习一个月而已(*꒦ິ⌓꒦ີ)
这一个月我一定尽量周更!
我还会回来的!

【复联全员向】乡村爱情(二)


#土味复联注意#
#没有大纲,写作随缘#
#如果不出意外……大概是个长篇?#
#自从把自己虐到了就再也不发刀了……伤肝#
#锤基出没,但依旧小蛛配奇偏多(没错我就是偏心,哼唧)#
#我保证下章EC一定会出场的!一定会的!#

【2】
  史打铁还在往村北头去的路上呢,淘孩子们却早就到了大锤家门口。一路上几个城里孩子左顾右盼,看啥都新鲜,就是看到蚁人叔家墙头长的雪里蕻,也要凑过去研究半天,把小汤急得直跳脚。一路上鸡飞狗跳的,倒也没真闹出什么大乱子。
 

“传奇哥!大锤叔!我领着小贾他们几个来啦!”刚推开门,小汤就嚷嚷起来。“小汤?你不是去村委会找你万叔了吗。”披着红斗篷的高个子男人从里屋走出来,下巴上的小胡子和史打铁如出一辙,“难不成老万还没进村呢?”

 
  说话的正是村卫生所所长史传奇。这史传奇啊,也是随着改革开放才到的复联村。他原本是城里漫威医院的医生,医术那可是贼啦好,但随着文革的浪潮席卷全国,漫威医院也喊起了批斗的口号。史传奇失了业,最困难的时候甚至一天吃不上一顿饭。流浪到卡玛泰姬庙的时候,被大殿上一坨红不刺啦的玩意掉下来砸了脑袋,再一睁眼,秃头的主持就说他跟这斗篷有缘,硬要留下他学佛。可怜一个唯物主义者,生生被逼着修了两年佛法。
 
 
  第三年,文革浪潮涨到了卡玛泰姬,反动派喊着除四旧,一把火烧掉了寺庙。匆乱中只有藏经阁的王师傅和史传奇逃了出来,两人一斗篷加起来一共才凑了一块五,连半斤瓜子都买不上。一开始史传奇想把这斗篷卖了换钱,结果遭到斗篷的殴打,只好作罢。还好遇到了当医生时的老朋友班纳,得了不少救济粮票,又和王师傅找了个烙饼店打工,日子过得平平淡淡,还算凑合。改革开放后,班纳调到了复联村当老师,史传奇和王也就跟着来到了复联村,开了村里唯一一个卫生所。

 
  “唉呀,不是,万叔早就到了,我就凑个热闹,看看万叔媳妇长啥样。”小汤抖了抖冻得通红的手,嘶嘶哈哈的差点说不出话。“是吗?”史传奇垂着头收拾自己的家伙什,“那看见了吗?”“没有!连根毛都没看见!”小汤低下头,愤愤的嘟囔着,“洛基叔比我先一步到,领着人家去逛大街了。”“啊,原来是这样,那我……”“我领你们一起去找他们!”史传奇话还没说完,就被旁边胸肌颇为壮观的大汉抢了先,“正好到了饭点,小基也该回家吃饭了。”

  这汉子就是丁大锤。大锤家来自阿斯加德村,大锤他爹就是村长。可惜后来二道岭地质变动,土里的肥力被泥石流拔了个一干二净,种不出粮食,村民们就没得吃,做后还是大锤他娘给孩子他爹指了条明道——合村。不过一开始两个村倒是因为扩建复联村这事闹得有点不愉快,不过最后当然是拿到了神盾县的审批公文,大锤爹一手牵着媳妇,一手领着儿子,带着一百多号人,浩浩荡荡的搬进了复联村。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山沟沟里长大的老丁家是世代的猎手,一杆火枪传了不知几代人。但大锤这孩子虽有天赋,却同情心泛滥,说什么不愿意打猎,气的老丁头要和他断绝父子关系,最后还是被大锤他娘劝住了。无可奈何的开了几亩地,从此猎手世家改了行,开始世代耕种了。大锤倒长的膀大腰圆,一米九的壮汉,也不枉是个庄稼人。
 

  再说说这丁大锤的弟弟丁小基。丁小基本不姓丁,姓洛,是约顿海姆村村长的儿子。约顿海姆村和阿斯加德村尽管离得不算近,村长们倒是有些往来。老丁头吃完饭去约顿海姆村溜溜弯,老洛头洗完澡去阿斯加德下下棋什么的都是常有的事。正是二道岭地质变动的第一年冬天,约顿海姆村遇上了大雪崩。等到老丁头赶到时,就只剩下了还是个婴儿的丁小基。老丁实在是不忍心看着这么小的孩子进孤儿院受苦,一咬牙一跺脚把丁小基抱回了家。

 

  丁小基从小文文静静,出落得像个女儿家。尽管有的时候耍点儿小聪明,做一出无伤大雅的恶作剧,也是个三观正直的好小孩。学习名列前茅,成绩甩开了他哥哥二里地。不成想十八岁那年,听墙角知道了自己是抱来的,一气之下离家出走,大锤自告奋勇的去找人,谁知也一去不复返,气的老丁头差点犯了心脏病。不过没多长时间,俩人就手牵着手回了村,一路上你侬我侬的,看的其他人直纳闷。直到看到丁小基手上和大锤款式相同的戒指,别人这才恍然大悟:大锤是吃了自家的窝边草!

 
   史传奇被打断了话,额上的青筋跳了跳。过了许久才顶着小汤期待的眼神缓缓开口:“可以。”小汤立马欢呼一声,撒开丫子跑进院子来了个后空翻。最小的弟弟幻视还有点迷糊的问两个哥哥:“我们难道不是来看母猪的吗?”“啧,还看什么母猪。”二哥奥创吐掉了嘴里有些枯黄的狗尾巴草,目光在史传奇和小汤身上游走了一圈,痞痞的笑了一声,“还有更大的戏看呢。”“可拉倒吧,别搁那儿耍帅,赶紧跟上。”年龄最大的小贾倒是沉稳的很。

 
  “你们快点!一会人家都逛完了!”小汤的喊声远远传来,两个大人终于领着孩子们,踏上了去往十字街的土路。

    突然发现我严重偏心小蛛配奇的毛病😂

 
 

【渣画】复联才艺大赛

  白菜和轮九这俩上课画画差点被发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怕不是俩傻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坚强又可爱的老傻子们呦hhh😂😂😂